沈宁:落基山下的美国乡亲人生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09-07发布者: 浏览数:445

【11月22日讯】美国奥林匹克全国委员会设在科罗拉多州,离我家一小时车程。不分冬夏,每届奥运会举行之前,美国奥运队集训就在那裏的奥会体育中心进行。因此当地城市有美国最着名的一所体操学校,几乎所有参加过奥运比赛的美国体操队员,或多或少都在这所学校裏受过训练。而在科罗拉多州传播最广的,并不是这所体操学校训练出来运动员如何在奥运会上获得荣誉,而是这所学校训练出来的几个国手如何地放弃追求荣誉的奋斗。

有三名美国着名的体操选手是科罗拉多州居民,多尼.汤姆森,塞莉萨.库利科斯基和克莉斯蒂.波维尔。她们都从很小年纪开始进入这家体操学校,接受严格而系统的训练。她们都曾是美国国家队队员,参加过多次世界比赛,个个奖牌满身,并帮助美国队夺取世界冠军称号。可是由于受伤或生病,她们几年前在美国奥运选拔赛中表演不够满意,未能入选亚特兰大或者悉尼奥运。她们都才十几岁,许多奥运人士和教练们都希望她们能继续努力,再次拼搏。可是这三个姑娘都决定退出奥运争夺,到大学念书去了。

她们并非不再热爱体操,那是她们从小日夜梦想的事业,也是她们从小没明没黑抛撒热汗养成的习惯,那就是她们的生活,她们的所能。汤姆森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念书,还是该校体操队队员,帮助该校体操队夺得全美大学生运动会体操金牌。库利科斯基在犹他大学念书,也是该校体操队成员,甚至成爲犹他大学指南的封面。波维尔在加拿大已经念完大学,也还在练体操。可是她们都决定不再参加奥运的比赛,按照她们自己的说法:她们长大了,她们终于懂得该选择什麽样的生活。成功的荣誉当然很诱人,可是那并不就能带给人所需要的快乐和满足。她们经过对比后发现,生活的快乐和满足对她们来说更爲重要,所以她们做出她们的选择。

美国人能够如此选择生活道路,完全抛开势利,抛开功利,注重自己的快乐。在有些国家,人们会走一条相反的人生道路,一辈子追求权势,做权势的奴隶;一辈子追求金钱,做金钱的奴隶;一辈子追求功名,做功名的奴隶,只是无视自己的快乐和幸福。我们过去说资本主义社会人被异化,成爲物质的奴隶。在美国生活多年后我认识到,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被异化,没有成爲物质的奴隶。倒是现在很多中国人怀有强烈的物质欲,被彻底异化了。身外之物的疯狂追求,带给人的只有永无休止的苦恼和失落,绝无快乐和幸福。

跟中国人不同,美国人爲自己生活。他们从小受训练,独立思想,保持自信,坚决按自己的信念生活,很少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论。谁跟自己想法或爱好不同,就离开远远的,只与志同道合者来往。美国人相信:人可能一时取悦所有人,或者永远取悦某一人,但绝不可能永远取悦所有的人。中国人不这样,中国人爲别人而生活。中国人从小受教育,否定独立思想,消灭自信力,缺乏个人生活信念,只会听从别人的指点过日子,所以特别在乎任何他人对自己的评论,总梦想永远取悦所有的人。爲了人前好看,爲了让人羡慕,爲了不叫人看不起,别人干什麽咱也得干什麽,努着吐血也得干,不知道对自己有什麽好处,不想该不该,对不对。

有年冬天,丹佛城街上积雪还没有融化,我开着车慢慢行驶。忽然听到后面传来震天轰鸣,一批摩托车狂奔而来。这些人是路霸王,少教养多粗鲁,碰上了不是好惹的,我赶紧打方向盘,靠到路边停下。摩托骑手两车一排,有的单个,有的带人,全部都是白人,有的穿着圣诞老人的红衣红帽,戴着雪白的大鬍鬚,还有很多金髮碧眼身材卓约的美女。他们并不狂奔,很守规矩地沿线行驶,速度也不快,好像在游行。这些骑手个个粗壮魁梧,每辆车都带些玩具,有的绑在车后,有的由人怀抱,很不相配。路边观看者都站下来,对他们微笑招手,骑手们也友好回招,好像是年年看面的老朋友。

当天晚上我看地方新闻,才知道那是科罗拉多州的一个传统活动,已经十几年了,所以居民都很熟悉。每年耶诞节前,全州摩托骑手集体向丹佛市立儿童医院捐赠玩具,让节日期间仍住院的孩子得到更多圣诞礼物,在病痛中享受到一些快乐。电视记者现场採访,骑手背景职业多种多样,有修理工,农民,店员等等蓝领阶级,也有学校教师,电脑工程师,新闻记者等白领阶级,甚至还有金融公司高级主管,医生,律师等富人。这些社会地位相距甚远的人们,一穿上皮夹克牛仔裤,头戴钢盔,登上摩托飞驰起来,就变得完全一样,成了朋友。他们之间不存在地位之分,也无金钱之异,只有共通的志趣,相互的理解,同一的友情。美国人是没有社会等级观念的。

──转自《右派网》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申博Sunbet官网|申博管理网登录网址|南平市资讯网|网站地图